Reborn

2020-04-19 / 1 条

这是一篇来的过晚的文字,但是,只要她到了,就永远还来得及。

感觉上,自从高中毕业以后,似乎就再也没怎么认认真真,踏踏实实地写过几次大段大段的文字了吧。印象里面颇为深刻的几次,除了选错课时为了恳请教务处的老师给上一次弥补的机会而在 A4 草纸上誊写的检讨以外(然而实际上当时就像是着了魔一样,几乎每个学年都要选错那么一次),大概就是之前折腾的博客了吧。

由于一直只会用大概双手加一起的四五个手指头打字,加上自身反复的性格,往往一篇自己还算看得过去的文字写出来,宿舍内的一个下午也就撒着欢地溜走了。而这时室友往往也会相当地予以配合,不会故意弄出些什么不必要的声响,或是玩笑来打扰心神,现在想想,当真是那吵吵闹闹的宿舍里面难得的静谧时刻。

说到博客,当然不得不提上几嘴之前夭折的那些内容。虽然这个域名已经续了有一段时间了,但是同样地,它也空旷了蛮久的了。如果自己的记忆没出什么岔子,大概是去年年初的时候开始停掉的吧。印象颇为深刻的,当时自己签了现在的单位后,曾经答应过群友要更新,然后后来也咕咕咕了。从催促了几次到后来干脆不提,现在想想也是颇为抱歉,自己鸽的也是实在有些过分了。

后来阿,后来就没更新了。再后来,毕业季,论文,补考,毕业典礼,以及匆匆忙忙地赶去工作……博客也逐渐地泯灭在了时间的尘埃里:自己不再访问,垃圾评论泛滥,最后终于,服务器到期,然后自己也完全没有备份,就这么完完全全地消弭掉了曾经的全部内容。

虽然自己的产量一直不高,但是林林总总地应该也有个十几篇,从头图到内容,再到插图,也确确实实都是慢慢堆砌上去的。毕竟,都掏了服务器钱了,再去做那 copy 的事情,未免太 low 了点。圈子一共也不大,再懒散,也还是得要点薄薄的面皮的。所以,即使已经现在我已经无法记得清楚当时写过的全部内容了,但是依旧能毫无负担地说一声,好歹那都是我自己一点点撸出来的内容。

也正是如此,在这一年多的沉默时间里,我也曾不止一次地考虑过,这么做是否太狠心了点?甚至说,这个问题,其实在服务器到期前就已经在考虑了。至于结果嘛……如果之前我改变了主意,也就不会有现在的这篇琐碎文字了。

倒也不是什么苦大仇深,难以理解的缘由。说到底,这么个结果,其实是我个人懒散却理想化的性格和自身能力之间的冲突导致的罢了。从一开始搭建起来,自己就想着,要写一写放飞自我的内容,结果嘛……想法很美好,事实好骨感。即使有时间,却也宁肯去浪费,而没想过好好雕琢一下自己的思维方式和表达能力,最后也只是坐在电脑前,花上一下午的时间,拾人牙慧,粗粗浅浅写一写软件方面的编译和使用罢了。

内容产量低的一个重要缘由也正是如此了。这种态度下,真的没什么积极性可言。常常是一边写一边自怨自艾,嫌弃自己写不出更优质的内容。但是……自身能力不够,眼高手低,又能怨的了谁呢?到最后,甩出去的锅还得自己来背,属实有点不爽。所以,有了那么点理由便断了下来,然后,算了罢,咱不写了。

时间是不等人的。就这样,自己一边扭捏纠结着,一边走完了大学最后的一段路程,踉踉跄跄拿了毕业证,回家休息了不到一周,就匆匆坐上了火车,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抵达了位于祖国另一方向的都市,开始了独自面对生活的日子。

抵达的那天是周四的上午。在硬座上已经挨了十几个小时,虽然乘着夜色也零零散散地睡了一会儿,但是精神依然是不太足的。草草地在火车上洗了几把,然后撕了几条面包干噎着吃了下去,再发发呆,就顺着拥挤的人流走下了车,踏上了一片未知的领域。

不说扎根,落脚也是需要时间的。待自己迎着糊了一脸的热浪和湿气,找了地铁,再几经辗转找到公司,已经是下午了。前辈草草安排了住处,然后就继续拉着行李开始照着手机寻路,终于,在天色微黑的时候,踏入了那之后住了二百五十五天的小房间。

后面那些改变心态,融入圈子,以及等等生活中的琐事,不提也罢。总之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磨合后,总算能做到即使听不懂小区阿姨的本地话也能嗯嗯啊啊勉强猜一下意思,露出一抹微笑,而不是扯出一个慌乱的神情,眼神躲闪着人家的时候……另一种心情却爬上了心头。

是啊,孤独也是需要酝酿的。在那之前,还在校园里那间小小的六人宿舍的时候,我常常自己念叨着,「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之类的话语,甚至买了一大包耳塞,只因为觉得室友们吵闹。而之后,六人的宿舍变成了自己的一个房间,纵有室友,但是大家早出晚归,作息不同。也仅仅只是能听到个开门以及卫生间里面水流的声音,并借以确认诺大的屋子里不是只有自己以外,也就和孤身一人没什么两样了。

既没有了无趣时一起找几个烂片看上数个钟头的人,也没了心血来潮去躺在旁边椅子里的人儿那儿掐上一把肚子上的软肉的娱乐活动。略显紧凑的小屋内,会发出声音的,却也只有随身携带的手机和那台冰冰冷冷的电脑了。

如今,没有了喧嚣和吵闹,却迎来了悠久而静谧的孤独感。老实说,其实这并不坏,甚至想让我写点什么,而显然,安静的环境也更加适合这一活动。所以,轻车熟路地,我再次搭起了这个小小的博客,重新来过。

大概确实到了写点什么的时候了。

—— 庚子年三月廿七,上海。

1 条回应:“Reborn”

仅有一条评论

  1. 琉璃 琉璃说道:

    每天都能见到九歌姐姐就是最开心的事情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