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头

2020-08-02 / 无评论

多一物,却添了太多危险;少一物,贪嗔痴会少一点。

人,或者说,我,究竟因什么而活着?

这是一个无聊无尽又无解的问题,也正是如此,早些年,每当感到惘然无措的时候,我倒是乐意把它拿出来思虑一番,也不失为一种消磨时间和不安的方式。

虽称作是消磨,但偶尔亦是难免把自己思绪陷入进去,而感到压力,惶惶不可终日。记得前几年,在教室里,一门不是那么重要的选修课上,我曾经抱着认真无比的态度去向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去请教心中疑虑,然而对面沉默数秒,甩出了一句简单粗暴,又令我的心绪豁然开朗的回答——「你就是闲着没事,吃饱了撑的」。

可以说,这是一句很不客气的话了,尤其是在发问者还是下了莫大决心来提出邀请,表明自己需要帮助的情况下。而我们当天的对话也就这样草草结束,再无后续。

不过,也仅此而已。几年以来,与我「割席」者有之,如果仔细回想一下,甚至可以说不在少数,但却绝对不是她。倒不如说,我们的关系一直还是很不错的。即便因为毕业等时间空间上不可抗的因素而少了些交流,也绝不掺杂和这个问题有关的任何因素。

可以说,之后的日子还是一样的过,几乎没有任何变化。除了一点:我再也没向任何人提出过类似的疑问了,因为确实是……没有必要。

彼时,大概是三年前的样子吧,我理应处于最无忧无虑的时节。还算可以的院校(至少亲戚见面提起来不至于寒颤),合理的资金方面的没有顾虑,更不消说升学与就业——至少于当时的我而言还算遥远……然后我用了几天的时间去思考,去试图解决一个无聊,无尽,又无解的问题,本身就为不智之举。换一句现在的大白话来说,活着不好吗?

至于说不再提起这个问题这件事,其中也是不包含些微的负面情绪的。硬要说的话,大概仅仅是悄悄埋藏自己黑历史不想让自己回忆起来的程度?

至少,在那之后的很久一段时间内,我都坚定地认为,这个问题没有去思考的意义。每个人都有,也都要有自己的生活,并且将之持续下去,直到人生的终结。而就那么随波逐流地过下去,也不算是错事。

如果仔细想想的话,这些年来,我也的确是这么过下来的。升学也好,工作也罢,其实自身并没有一个拿得出的目标,只是看大家都这么做,就跟着做了而已。纵使从结果来看倒也都还可以,算不得差,但夜深人静的时候,自己也难免惶恐:如果再不走出舒适区,浑浑噩噩下去,自己的内核是决计无法支撑未来的。

人是可以无所不能的——只要不去做自己做不到的事就好了。然而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是难上加难。即使是随波逐流,也难以避免欲望的滋生。我开始不满,不满于自己的能力,收入,文字,人际关系,等等等等……到后来,这种不满甚至发酵成了一种恐惧,以及强迫。喜欢听歌,却看着熟悉的歌单点不下去播放键;喜欢写字,却又会把字里行间重复的词汇反复删改而不得满意;喜欢聊天,又吝啬于回复好友的一句早安……诸如此类。我恐惧着自己在舒适区搭建的安稳环境,又不肯迈出脚步开辟新的环境。于是乎,暴躁,烦恼,愤懑等负面情绪开始飘荡开来,说到底也不过是无能狂怒罢了。

还好,我的运气一向不差。

喜欢音乐,就去听好了;喜欢旅行,周末背个小包动身就好了;喜欢写字绘画,总会有闲暇时间一点点练;觉得技能不足,铆了力气去学就是;可以去结识更多的友人,亦可以抛掉包袱去谈一场恋爱……束缚了自己的,从来都没有别人,唯有自己。

这就是某天夜里突然想到的一切了。

很简单的道理,也是很困难去做到的。但是至少,能完完整整地列举出来这些,而不是郁结在心中,化作一团乱麻。

随波逐流也是可以成为好事情的,不是么?

当视线不再拘泥于一方小小的屏幕,才能发现天空的广袤与蔚蓝。雨天湿润的空气,晴时摇曳而过的微风,路边尚在发育的草果的清香,还有迎着夕阳踩在脚下的回家的路,明明已经拥有了很多,却从未好好去把握,反而不断自怨自艾,又不肯做出改变。

这样的我,差劲儿透了。

值得庆幸的是,「顿悟」来的并不晚,我仍旧有时间去调整心情,走出彷徨,以及,去满足自己的欲望。未来究竟如何,依旧是充满未知的,不过若一定要我给出一个答案的话,我愿意双手合十,虔诚地告诉你——

心怀期待吧。

于,庚子年六月十三。

无回应:“念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